主页 > 物流新奇 >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:早晨之前 >

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:早晨之前

2020-07-13

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:早晨之前

「阿嬷,我愿意今晚不睡,只要之后我还能见到妳从早晨醒来。阿嬷,答应我好吗?」

拉蒂握紧阿嬷那温暖的手,把头靠在床上那位妇人的肩上,趴在她面前凝视着她的脸。透明的泪水盈满拉蒂的眼眶眼框,慢慢地滑落双颊。为了避免打扰到其他病人,拉蒂尽可能压抑矜住她的啜泣。

躺在床上的女人看起来很虚弱,呼吸器不断输送氧气进入她的肺里,管子与导线散落在她的被褥被子上。当监控的仪器亮起红灯时,发出很大的警示声,随后护士就会过来拍打阿嬷的手臂:「阿嬷……不要忘了呼吸,阿嬷!」

拉蒂忆起医生中午说的话,她胸口感到更加郁闷。「我们无法保证阿嬷能撑多久。若不是今晚,就很有可能是明天早上。」

医生的话像被订死的价钱一样没得商量,即便如此,拉蒂没失去希望,但愿阿嬷能度过这个关键期。拉蒂不停地默默祈祷,她注视着阿嬷的脸庞与监视萤幕,片刻都不没有移开过。当萤幕上的数字有了变动,她的心脏如赛马一样随时被鞭打着。萤幕上第一排显示阿嬷的心跳,第二排显示血压,而第三排显示进入肺部的氧气量。

入口墙壁旁壁上的挂钟指针彷彿千斤般沉重,每一秒都让拉蒂感到很漫长。凌晨两点,平时再寻常不过的嗜睡狂澜如今退潮,不再紧紧掳获擭住拉蒂,也许,那睡意已转向渐趋寂静的走廊上漫步游蕩。有一部分病人还醒着,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在病禢上翻翻身体而已。拉蒂看见护士走来走去,检查病人的点滴,偶而听到患者痛苦呻吟的声音。她脑海里的记忆排演着稍早的一连串剧情,脑里的喧闹声让她双眼紧闭。

救护车的鸣笛声停在医院门口。四个人快速推着担架,上面躺着一位看起来虚弱无力的女人。穿白色衣服男生迎向前来,动作娴熟地帮她量血压,在她耳里放入体温计,并记录她的吸氧量。

很多人走来走去,但拉蒂只看见那女人身上被许多的手包围。那些手开始从她手腕抽血,如果抽不出血,就再寻找另一个地方下针。十一个月以来,拉蒂已经习惯这样的景象,直到她忘记什幺是疼痛的感觉。

「妳连络她的家人了吗?」医生问。
「他们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。」握住阿嬷脚底板的拉蒂回答医生。
「尽可能快一点,她的状况很不乐观。」

相关推荐

精选文章

点击排行